投稿:www@hyxnews.com 电话:0734-6811221
新华社衡阳县客户端 衡阳县宣传官微 红网衡阳县手机报 衡阳县新浪官方微博 红网衡阳县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文化 > 民俗风情 > 内容阅读
溪江乡木偶戏传承人
  来源:  时间:2012年10月17日   作者:刘春艳  字体: 【      】 

  时至今日,76岁的高阳桂仍旧清晰地记得几十年来他四处表演木偶戏的盛况。

  “那时,只要我们的锣鼓声一响,挨家挨户、挨村挨落,有抱着婴孩的、有干着农活的,都赶来捧场……”8月14日上午,在高阳桂家中的堂屋内,回忆起曾经表演木偶戏的场景时,他眉毛上扬,双手不自觉地来回舞动。但是很快老人的眼神就黯淡了下来,他颓然地伸出三个手指头,“而今,整个衡阳县会演溪江木偶戏就只有三个人了……”

  高阳桂是溪江乡黄龙村人,唱了整整66年木偶戏的他是溪江木偶戏的第三代传人。这些年来,村里几乎再无年轻人愿意学唱木偶戏,仅有的几位会演木偶戏的老人们也相继离世,高阳桂的内心时常生出一种传承无望的焦虑,“祖上传下来的这门艺术,在我这代怕是要失传了。”

  高阳桂的忧虑绝非杞人忧天,早在2009年,县文化馆对溪江木偶进行调查时,其在《衡阳县溪江木偶调查报告》就透着同样的忧虑。文中说到,“由于市场越来越狭窄,硕果仅存的几位木偶艺人又大都年届高龄,传承人寥寥无几,青年人没谁愿意学,溪江木偶亟待抢救并得到合理利用和传承发展”。

  最后的徒弟 学戏的孩子嫌钱少,早已“弃戏投戎”,加入到南下打工的行列。事实上,更确切的说,而今还能真正上台表演溪江木偶戏的只有高阳桂和同村的唐玉秀两个人了,唐玉秀的丈夫彭谷初则只能负责后台配乐。这个仅三人组成的班子是我县26个乡镇中唯一一个木偶戏班子。

  “戏班子一般由6人组成,前台3人表演,后台3人奏乐,最少也要4人。可现在我们只有3个人,每遇表演,还得临时找个懂乐器的来凑。”高阳桂说,上世纪80年代,溪江木偶戏在衡阳最盛的时候,他甚至带过8个人的戏班子。“那时候,每年春节一过完,班子就被请出去表演,一年365天,我差不多只有60天能待在家里”

  逝去的岁月让他怀念不已,“一个村子唱木偶戏,周围好几个村的村民都来看,最多的时候有上千人看我们的表演。”高阳桂两眼放光,“这家请完,班子又被另一家请去,光一个村就要连演几十场,吃的是百家饭,走过上百个村。”

  盛景早已不再,当年踏破门槛跑到高家学木偶戏的后生们也消失殆尽。高阳桂很无奈,他家里儿子四个,“宁可出去打工,也不跟我学木偶戏”。

  6年前,19岁的小伙子王学军看过高阳桂表演木偶戏后,深为震撼,跑到高阳桂家拜师。高阳桂以为有了传承人,把一生的技艺都传给了他,不过,因为唱木偶戏实在无法养家糊口,王学军坚持了两年,还是南下广东打工了。自此,再没有年轻人愿意跟从高阳桂学唱木偶戏,王学军成了他最后一个徒弟。

  最后的“戏担子” 用了上百年的木偶道具只剩下最后三副

  “在三关与焦肾雨下打赌,保公子往北国燕稿热蔓……”音乐响起,高阳桂双手操纵扮演孟良的木偶,从布帘外慢慢出场。

  抬头,扬手,绕舞台一周,再正身回到舞台中央,一出《孟良搬兵》片段便演唱开来。8月14日上午,在唐玉秀家不足30平米的堂屋内,这场临时的木偶戏表演打破了黄龙村惯有的宁静。

  然而这样的热闹却未能吸引来一个村民观众。

  46岁的唐玉秀自14岁起就跟着父亲学木偶戏,其父唐龙智则是高阳桂父亲的学徒。表演前,高阳桂和唐玉秀从房间抬出两口铁皮箱子,这就是唱木偶戏人走家串户挑的“担子” (木偶道具的俗称)。

  而今这样的“担子”在我县只剩下三副,而唐玉秀家这副是最古老保存最完好的,“这套家伙从我爷爷那辈传下来,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了”。唐玉秀打开箱子,小心翼翼地为木偶们穿上戏服。

  5岁的孙子磊磊对奶奶拿出的木偶一时好奇,玩起了木偶人脸上的大胡子。不过很快他便失去了兴趣,回到房间重新看起了动画片《喜洋洋与灰太狼》。

  唐玉秀说木偶们的戏服哪怕再脏,她也不敢拿去清洗,怕一洗就烂了。木偶们脸上的油漆剥落得厉害,衣服早就褪了色,很多戏服都开始霉烂。她只得小心地将戏服上霉烂的小洞用针线缝上,更大的洞就只能打上补丁。

  “担子”是木偶唱戏人最大的宝贝,高阳桂很痛惜,他的两副“担子”都因历史原因被毁于一旦。“现在能做木偶木雕的匠人越来越少了,市面上再也买不到木偶们的戏服了。”如今他既没钱置办一套新的木偶道具,也很难找到制作木偶木雕和戏服的手艺人了。

  遥远的“非遗梦” 已录入县级“非遗”名录,但再进一步困难重重

  今年6月9日,是高阳桂两年来经历的最大排场的表演——县文化馆出面,请他参加县里的文艺汇演。高阳桂说,这是他唱木偶戏这么多年,第5次去县里参演。他头天晚上紧张得睡不着觉,“怕演不好,砸了溪江木偶戏的牌子”。

  高阳桂不知道的是,这天其实是“中国文化遗产日”。2005年12月22日,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加强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通知》,决定从2006年起,每年六月的第二个星期六为中国的“文化遗产日”。 这年5月20日,木偶戏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自此,全国各地掀起了木偶戏“非遗”保护热潮,但是钱确实是个问题。在县文化馆关于《衡阳县溪江木偶调查报告》中,虽有“溪江木偶亟待抢救并得到合理利用和传承发展”这样痛心的表述,但县文化馆相关负责人坦言,溪江木偶早在2009年就被录入县级“非遗”名录,“但是县级‘非遗’项目很难争取到配套资金,真正的保护工作很难到位”。

  高阳桂希望明年县里的文化汇演还会请他去表演,他说哪怕没有观众,只要有表演的机会就一定不会放弃。他同时又担心自己身体吃不消,“等到明年,就怕连上台的气力都没有了”。

  “溪江木偶戏传承人,也许会像读懂江永女书的老人一样成为国宝”

  《湖南地方剧种志》、《衡阳文史资料》……刘定安的办公桌上摆放着几本发黄的书籍,在其内页,他把记者要找的历史资料小心翼翼地折了个小角。

  “溪江木偶戏是典型的执仗木偶戏,是衡阳地域文化的化石,是当地政治、经济、民风民俗的文化密码。”籍贯渣江的刘定安系湖湘文化研究所特邀研究员、衡阳市作协副主席,他曾在溪江乡附近一带做过文化专干,上世纪80年代末,他曾为了解木偶戏这一特殊的艺术形式而走街串户。

  “富田、金溪、狮子桥……自清代开始,这些地方就是我县的‘戏窝子’,最有名的戏帮有两个,一个是狮子桥的福星帮,一个是台源寺的荣华帮。”刘定安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木偶戏是湘剧和花鼓戏的前身。

  据史料记载,作为农耕文明的遗风,木偶戏因其缘起于傩戏,具备强烈的神秘感曾被官府禁止,原因是“有伤风化”,但通过民间艺人的努力和不断改进,木偶戏从原来的夫妻帮、兄弟帮演变成了颇具规模的戏帮,而内容也多由为村人演唱祭祖宗、祭天地的“酬戏”变为唱历史典故、唱民间生活的文武戏。

  有着如此清晰的文化脉络,今天为何不被世人看好?记者发问。

  刘定安分析说,于木偶戏本身而言,没有专业的团队制作好的剧本,创作跟不上,所唱的全是百年不变的老剧目,缺乏创新;其次是政府和文化部门的主导力量在木偶戏上着力较小。“京剧为何成为国粹、花鼓戏为何长盛不衰、祁东的渔鼓也很有市场,如果资金配套、艺术创作跟进,我觉得溪江木偶戏并不会示弱于这个‘声光电’的时代。”

  无人关注的尴尬背后,“溪江木偶戏传承人,也许会像读懂江永女书的老人一样成为国宝吧!”这是采访结束时刘定安留下的无奈的幽默。

相关新闻

精彩推荐

图片集锦

  • 界牌举行火灯节活动
  • 金兰镇龙王村石荷岭风光
  • 石市手狮灯舞
  • 双溪薯粉条
  • 湘西村、岣嵝峰国家森林公园、市现代农业示范园 获评湖南省特色旅游名村和五星级乡村旅游区
  • 岘山麦田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上网服务 | 网上投稿 | 新闻热线 | 企业邮箱 | 友情链接 |
本网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及专栏资料均由中国•衡阳县新闻网(hyxnews.com)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08-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中共衡阳县委 承办:中共衡阳县委宣传部
电话:0734-6998111 传真:0734-6811221 湘ICP备10000434号 投稿信箱:www@hyxnews.com